<span id='5wg4m'></span>
    <ins id='5wg4m'></ins>
    <dl id='5wg4m'></dl>
    <acronym id='5wg4m'><em id='5wg4m'></em><td id='5wg4m'><div id='5wg4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wg4m'><big id='5wg4m'><big id='5wg4m'></big><legend id='5wg4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5wg4m'><strong id='5wg4m'></strong><small id='5wg4m'></small><button id='5wg4m'></button><li id='5wg4m'><noscript id='5wg4m'><big id='5wg4m'></big><dt id='5wg4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wg4m'><table id='5wg4m'><blockquote id='5wg4m'><tbody id='5wg4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wg4m'></u><kbd id='5wg4m'><kbd id='5wg4m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5wg4m'><strong id='5wg4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5wg4m'><div id='5wg4m'><ins id='5wg4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5wg4m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wg4m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骨牌戲乾隆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h_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_我的朋友他的妻子

            乾隆第六次下江南,皇傢船隊來到瞭揚州府南的灣頭鎮地界。由於時近黃昏,夜航不便,船隊便就地在運河河面上停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乾隆平時喜歡玩骨牌。當晚用過晚膳後,乾隆回到船艙,拿出骨牌,準備把玩一下。誰知一數,卻發現骨牌少瞭一張黑三點!乾隆心中不由一凜,命人叫來瞭蘇總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總管得知骨牌失蹤後,頓時嚇出瞭一身冷汗,急忙趴在地板上找瞭起來。可他把艙內找瞭個遍,也沒見到丟失的那張骨牌。他急忙又命人將全船仔仔細細搜瞭一遍,還是沒找到。無奈之下,他隻得哆嗦著跪在乾隆面前請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乾隆不悅地說:“骨牌失竊不是小事,既然骨牌在船上找不到,那麼一定是被人偷走瞭。難不成是刺客想借偷走骨牌向朕示威!這兒屬揚州地面,你馬上傳旨,命揚州知府劉於芹速來見朕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總管當即派人騎馬,連夜沿著河堤趕赴揚州府衙傳旨。揚州知府劉於芹領命後,急忙趕瞭過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乾隆板著臉,告訴劉於芹:“限你一天之內找到骨牌,否則便唯你是問,揚州府的百姓也不會有好日子過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乾隆認定骨牌的失竊,是揚州的漢人所為。一定是有漢人至今不屈服於清王朝,所以派遣瞭刺客來謀害他,丟失的骨牌,正是對他的死亡警告。他怎能不使出殺一儆百的手段來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拜別乾隆後,蘇總管陪著劉於芹來到甲板上,商量如何找回那張骨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蘇總管嘆瞭口氣,說:“要是找不到骨牌,隻怕我倆兇多吉少,揚州百姓也得跟著遭殃啊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劉於芹點點頭說:“我想起一個人。我過去辦案多仰仗於他。如果這次他也沒轍的話,那我倆和揚州百姓怕是躲不過厄運瞭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劉於芹說的這個人,乃是揚州衙門退休的捕頭邱懷聰。此人年過七旬,身材魁梧,查案很有一套,如今孤身一人住在灣頭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人未作停留,便趕到瞭灣頭鎮,邀請邱懷聰出山破案。邱懷聰聽明情況後,不由得暗暗心驚,這皇帝老兒手段真夠毒辣的,為瞭區區一張骨牌,竟要大開殺戒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想瞭想,爽快地應承瞭下來。接著,他別過臉,對著墻角拍瞭兩下巴掌,黑暗中突然躥出一隻碩大的貍貓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抬瞭抬左肩,貍貓馬上會意,順勢跳瞭上去。劉於芹見狀,疑惑地問:“邱捕快,你難道要帶這隻貓去面見皇上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點點頭:“正是,我要靠它尋回骨牌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於是,三人立刻出門上馬,沿著大運河岸朝船隊的方向奔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骨牌失蹤,的確讓乾隆動瞭真怒,眼下他已經考慮如何從南京、鎮江、蘇州、杭州等地調兵包圍揚州,讓揚州百姓經受第二次屠城的滋味,使得想謀反的漢人不敢再存不軌之心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就在乾隆謀劃這一切時,蘇總管一行三人趕到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乾隆見邱懷聰肩上有隻貍貓,不解道:“你帶這隻貍貓幹什麼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淡淡地說:“這隻貍貓能幫我找到骨牌。陛下,依小人愚見,骨牌仍在這間書房中,不過是挪瞭個地方而已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讓人將書房的門窗關上,又加點瞭數根蠟燭,照得書房如同白晝,然後恭請乾隆等人站到書房一角,這才從肩上放下瞭那隻貍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邱懷聰請蘇總管拿出一張骨牌讓貍貓聞聞。聞罷,貍貓隻是癡癡地蹲伏著,一雙貓眼四下裡溜溜地瞧著,不時地嗅著鼻子,縮爪弓腰,毛發聳立,好一陣都不吱聲,安靜的書房不由充滿瞭一種神秘氣氛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過瞭片刻,邱懷聰突然發出一聲長嘯,那隻貍貓應聲箭也似的向一處地板撲瞭過去,抓撓著船板上一塊接縫的地毯。將地毯撩開後,貍貓一面兇狠地叫著,一面拼命用爪子撥弄地毯下的活動船板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那塊船板突然像被什麼東西從下面掀開瞭,剎那間,一隻黑毛大老鼠猛地從地板下面躥瞭出來,閃電一樣撲向貍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貍貓本能地一讓,那黑鼠便從貓爪下溜脫瞭,一縱身上瞭窗臺,接著就爬向瞭高處的天窗。那天窗恰好有一扇沒有關上,貍貓跟著躍上窗臺撲向黑鼠時,卻已遲瞭,眼看黑鼠就要從天窗跳入運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