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jn9re'><strong id='jn9re'></strong><small id='jn9re'></small><button id='jn9re'></button><li id='jn9re'><noscript id='jn9re'><big id='jn9re'></big><dt id='jn9r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n9re'><table id='jn9re'><blockquote id='jn9re'><tbody id='jn9r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n9re'></u><kbd id='jn9re'><kbd id='jn9re'></kbd></kbd>

      <ins id='jn9re'></ins><i id='jn9re'><div id='jn9re'><ins id='jn9r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jn9re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i id='jn9re'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jn9re'></span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n9re'><em id='jn9re'></em><td id='jn9re'><div id='jn9r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n9re'><big id='jn9re'><big id='jn9re'></big><legend id='jn9r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dl id='jn9re'></dl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jn9re'><strong id='jn9re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狐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h_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_我的朋友他的妻子

            古時候,一位姓餘的老爺,傢財萬貫,堪稱徐州城的首富,更得到百姓的擁戴,原來每逢初一、十五,餘老爺就會施粥給窮人,平時有窮人來傢中借錢,餘老爺都會慷慨解囊,從不在乎那點錢財。

            除此以外,餘老爺更喜歡結交各方人士,在江湖中也頗有威望。

            一次一位窮酸道士來到府中,說是沒瞭盤纏找餘老爺借錢,開門的是一位傢丁,傢丁橫眉冷眼的看著窮酸道士,一點都不客氣,因為平時來傢中要錢的數不勝數,傢丁自然不耐煩,眼前的道士,穿的破破爛爛,胡須掩面,傢丁見此道:去去去去……你這樣的人我見多瞭,穿的破爛點就出來要錢,唬誰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當時時至冬天,漫天大雪,道士又冷又餓,身上隻穿瞭一件單衣,白毛大雪把道士的頭發和眉毛都染白瞭,道士一邊打著哆嗦,一邊道:要不給我一個饅頭或者一件單衣也行啊,本道實在是又冷又餓……”

            哪知傢丁毫無憐憫之心,反而踹瞭道士一腳,大罵道:滾!別再這裡丟人現眼,真是鬧心!

            然而,這時候,剛巧遇到餘老爺要出門,隻見餘老爺披著毛皮,丫鬟趁著傘,正準備踏出門,卻被他親眼看到這一幕,這讓餘老爺非常生氣,喝道:豈有此理,你這傢丁好生兇狠,別人說瞭,不過是要一個饅頭或者一件單衣,你不給也就罷瞭,為何還要打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老爺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傢丁焦眉愁眼,做瞭一副委屈樣,卻讓餘老爺越看越生氣,教訓道:早就聽說福伯說,看門的阿旺狗仗人勢,我還不信,今日一見,果然是真的,好吧,我餘府也容不下你,你去賬房那點錢財快走吧。

            傢丁本還想辯解,可是看餘老爺一副生氣的摸樣,隻好咬牙切齒的拿著錢財,氣沖沖的從餘傢走瞭。

            傢丁被趕出餘傢後,餘老爺把地上的道士扶進府中,取消外出的行程,還特地命人做瞭一桌好菜,然後在拿出上好的衣服給道士穿上。

            道士吃好喝足後,對餘老爺一番感激,問道:老爺,剛才為何不讓我凍死在外面,反而救我一命,剛才傢丁都說我是騙子,難道你就這樣相信我?

            餘老爺笑瞭笑,道: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就算你真的是騙子,在得到我的救助後,內心也會感到羞恥,從而改過自新。

            道士沒有想到餘老爺內心如此之豁達,會心笑瞭笑,然後在屋中又走走看看,忽然說道:餘老爺,不瞞你說,我乃長白山修道的道士,所以有些道行,剛才我觀你屋中,有一股青色的晦氣,如果我沒有猜錯,你傢中定有久病之人。

            餘老爺一聽,心中一震,道:道長,你說的沒錯,我傢中的確有一位久病之人,就是我那可憐的女兒,隻是可惜我女兒二八年華,卻生瞭一種奇怪的病,久治不好,身上長滿瞭膿瘡,腳手腫脹不已,也不知我上輩子造瞭什麼孽,這輩子要這麼懲罰我,唉,隻是可惜我隻有這麼一個女兒,她可是我的掌上明珠,若她有個什麼,我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餘老爺說著說著,頓時老淚縱橫,道士繡袍一擺,道:餘老爺你對我有一飯之恩,要不這樣,你帶我去看看令愛,說不定我有辦法救她。

            好好好。

            其實餘老爺也沒抱多大希望,女兒從小就開始生這種怪病,請來多少道士、神婆,和尚,卻沒有一個人看好,不過眼下道士肯去看,也代表有機會,哪怕機會渺茫,餘老爺也願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