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02959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02959'></i>
  1. <tr id='02959'><strong id='02959'></strong><small id='02959'></small><button id='02959'></button><li id='02959'><noscript id='02959'><big id='02959'></big><dt id='0295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2959'><table id='02959'><blockquote id='02959'><tbody id='0295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2959'></u><kbd id='02959'><kbd id='02959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02959'><div id='02959'><ins id='02959'></ins></div></i>

  3. <acronym id='02959'><em id='02959'></em><td id='02959'><div id='0295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2959'><big id='02959'><big id='02959'></big><legend id='0295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02959'></dl>
      <ins id='02959'></ins>

      1. <span id='02959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02959'><strong id='0295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千裡送寶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h_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二季_我的朋友他的妻子

          從前,京城有一大戶人傢姓錢。錢老爺是位大商人,自己經營著一個車隊,親自從關外運貨回來賣,傢業越做越大。

          但傢傢有本難念的經,錢老爺有三個兒子,都已成傢,卻都不學無術,三房媳婦還整日吵吵鬧鬧。

          錢老爺年紀漸長,身體大不如前。這天,他把三個兒子叫到瞭面前,語重心長地說:爹這次是最後一次出關,要押一個重寶——手抄古蘭經原本。這原本價值連城,若能順利接貨入關,送入朝廷,那就是高官厚祿,送給商賈,那就是金銀珠寶。一番話說得三個兒子眼中放光。說罷錢老爺又一再叮嚀,你們千萬不可走漏風聲,連媳婦都不能說。三個兒子連連答應,他們不僅沒說一句關心的話,還催促老爺子快快動身。

          錢老爺去關外來回一般要三個月,關內外相距甚遠,錢老爺養瞭幾隻信鴿用來傳信。這次整整三個月過去瞭,老爺子卻音訊全無。

          三個兒子擔心起來,這天終於有信瞭。

          三人正吃著飯,仆人阿虎送來一隻信鴿,附有一封字體凌亂的傢書:錢貨一訖,馬匪來奪,孤身闖出,身受重傷,臨危托得鎮遠鏢局將古蘭經送給……”後面缺瞭一角,顯然是被人匆匆撕去的。

          老大一把拽住阿虎:豈有此理,這寶貝肯定是托給長子,你平日與老二交好,所以撕去瞭關鍵字句。

          阿虎趕忙跪下磕頭,連連賭咒,絕無此事。

          老二剜瞭老大一眼,冷冷地說:你怎麼知道寶貝一定是你的呢?

          老三一向懦弱,平日裡大哥二哥吵起來誰贏就站在誰那邊,是個標準的墻頭草。這次,他一看大哥二哥鬥瞭起來,退到一邊說:且聽哥哥們的。

          翌日,一隊驃騎來到錢傢,領頭的是一位髯須大漢,他拱手行禮,自報傢門,正是鎮遠鏢局的鏢頭傅強,他受錢老爺之托來送寶。他見三子都眼巴巴地看著自己身後的鏢箱,不由一笑,說:諸位,在下乃此次護鏢的明鏢頭,貨不在此。

          老大忙問:那貨在哪裡?

          傅強回答:此次鏢太貴重,所以我佯裝帶著寶貝,大搖大擺地先來。實則寶貝在其他武功高強的暗鏢頭保護下,他們稍後就到。

          老二聽瞭,又陰陽怪氣地對老大說:又不是你一個人的寶貝,著什麼急啊?

          老三還有點良心,問傅強:父親傷勢如何?

          傅強見這種情況,忙安撫說:各位別爭瞭,之前被撕掉的飛鴿傳信也封在箱內,火漆封口。明日寶貝到瞭,你們三位同時在場才能開鏢箱,箱內的信與你們收到的信須對得上,這是驗鏢的憑證。唉,老爺子受傷挺重,和我也失去瞭聯系,願老天保佑。

          三個兒子聽瞭也就閉口不言,安頓好鏢局人馬後,隻待第二日驗鏢瞭。

          第二天不到午時,鏢箱由幾位鏢師送到瞭錢府。傅強開箱驗鏢,那信的後半聯果然在裡邊,與原文連在一起是:錢貨一訖,馬匪來奪,孤身闖出,身受重傷,臨危托得鎮遠鏢局將寶送給老三保管。

          老三接過箱子,說:鏢頭作證,父親親自囑咐的,並無虛假吧?老大老二比對一番,竟雙雙將古蘭經拱手相讓。

          這天晚上,老三一回到房裡,便把門窗掩上,與媳婦細細撫摸古蘭經。這古蘭經雖模樣樸實,但氣相莊嚴,名貴非凡。媳婦連連誇贊丈夫能幹,從大哥二哥那裡搶來瞭寶貝。